莫言诺奖的幕后英雄陈安娜的老公给媒体造成的困惑

热烈欢迎所有左愤右愤和不明真相的群众前来吐槽

莫言诺奖的幕后英雄陈安娜的老公给媒体造成的困惑

楼层#1  帖子女海盗 » 2012年 12月 13日 星期四 1:11 am

瑞典学院院士马悦然曾经多次表示:中国作家得不了诺贝尔奖,都是翻译不够多不够好得原因。这次莫言得了诺贝尔奖,也在晚宴讲话上感谢了把他得作品翻译成各国文字的翻译家。在瑞典,翻译莫言作品的,除了马悦然自己,就是他的学生陈安娜了。陈安娜一直跟瑞典一家很小的出版社Tranan(鹤)合作,出版莫言的作品。但关注陈安娜,大家必然会好奇她如何跟中国文学结缘,为何她会姓“陈”?就不可能不介绍安娜得家庭背景了。今天看到一段采访安娜的视频,看到对安娜老公的介绍,俺哑然失笑了

anna chen.png
anna chen.png (178.82 KiB) 被浏览 3413 次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g3NDkwMzA4.html

“陈姓中国翻译家”,人家老公陈迈平(笔名万之)明明是作家,小说家,诗人(当然也是翻译家),跟两名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都很熟关系很好(高行健,刘晓波),跟马悦然院士是前同事,而且是流亡海外地中国作家组成地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创会成员之一和曾经的秘书长,还参与创办了当年很有名的文学杂志“今天”。这么NB的一个人,竟然就用“陈姓中国翻译家”一笔带过了,连个完整名字都没给出镜。

传说当年(大概是上个实际90年代吧)瑞典政府有打算派陈安娜去瑞典驻北京大使馆去当文化参赞来着,结果中国政府知道了安娜老公是陈迈平之后暴怒,跟瑞典政府闹了很久的不愉快。

估计这次要不是因为出了中国的第一个诺贝尔奖,中国政府估计也是断然不会承认这位一直在默默地翻译中文作品的瑞典图书馆管理员的。

中共到底跟陈童鞋有啥深仇大恨呢?看看2008年刘晓波获得诺奖的时候陈迈平的演讲大概就可以理解了:

http://shulu.org/zh-hans/node/1269

万之:给中国人更多和平奖吧!
在大赦国际芬兰分会国际人权日纪念会上的演讲稿



今天12月10日是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诞辰,也是诺贝尔奖发奖日。今天,有很多中国人聚集奥斯陆,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和宴会,庆贺第一位 中国人获得和平奖。我本来也有幸获得邀请去“共襄盛举”。能出席这种典礼宴会,在很多人看来是人生不可放弃的荣耀,趋之若鹜。我认识这位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时间实际上比现在聚集奥斯陆的那些中国人都长。早在1988年夏我参与奥斯陆大学一个学术项目就邀请刘晓波到挪威讲学,我和他一起生活工作过几个月。他不懂外语,需要照顾,我当过他的翻译。十多后,2001年,一些流亡中文作家联络依然在中国的异议作家创建了独立中文笔会,当年即被国际笔会接纳为下属分会,而我和刘晓波也都是创会会员。后来从2003年开始,我们一起主持这个笔会的工作,他在北京担任会长,我在国外担任副会长兼秘书长,执行日常工作。秘书长任期之后我还担任过该笔会的国际秘书和新闻秘书,是笔会发言人。那时我们的接触自然很多,电邮电话联系非常频繁。所以,我和刘晓波算是老熟人。作为老熟人,也作为国际笔会会友,我似乎应该去奥斯陆参加庆典祝贺他的获奖。这是他个人事业的成功,他的胜利,他的幸运,这幸运有点像是中了乐透彩票。

但是,我还是谢绝了来自奥斯陆的邀请,不往西去,而飞向东方,宁愿接受你们大赦国际芬兰分会的邀请,到赫尔辛基来参加这里的活动。这是为什么? 因为今天,不仅是诺贝尔诞辰,诺贝尔奖发奖日,今天,12月10日,也是国际人权日,是我们应该关注世界人权状况的日子。作为中国人,我当然更关注中国的 人权状况,也感谢大赦国际芬兰笔会给我这个机会,请我来介绍中国的人权状况。此时此刻,我完全无意身穿燕尾服举起香槟酒,为一个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为一个老熟人的成功而弹冠相庆,而倒是更担心,当国际社会的关注目光都被引向奥斯陆的时候,却疏忽了对其他深陷牢狱的中国良心犯政治犯的关注。当一个人成 功地将聚光灯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其他人却被埋没到更明显的黑暗中。

因此,我更愿意来赫尔辛基,正如我之前刚给大赦国际瑞典分部也作了同样演讲一样,因为我必须抓住这些机会,呼吁大赦国际的朋友们,恳请你们更加关注中国那些几乎要被人遗忘的政治犯良心犯,特别是王炳章、高质晟、胡加、黄琦、陈光诚、郭飞雄、郭泉、师涛、郑贻春、尼牙孜……这个名单可以非常长。还有些人,虽然身体状况极差而保释出狱,或者是刑满释放,但是依然在受迫害状态,如严正学、力虹、秦永敏、哈达……等等。下面我就用PPT介绍其中一些狱中良心犯的情况(PPT展示略)。

我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些良心犯中大都是非常出色的,都是出于自己的信念和理想,而无个人名利目的,是为了中国人的人权事业,为了中国人的民主自由,长期坚持,做出非凡的努力,也付出了巨大的个人代价。像刚释放的秦永敏和哈达,分别是坐满了12年和15年的刑期,坐穿了牢底才释放出来的。在我看来,他们其实都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都是“中国人民争取人权的广泛斗争的最高象征”(引自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给刘晓波颁奖的新闻公报)。再比如王炳章博士,他早在1982年就获得加拿大著名的麦吉尔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如果他是个只顾及自己的人,作为职业医生,他完全可以养尊处优,过得非常舒适。但是他投身中国人的民主事业,近三十年而坚持不懈,而且作了多次努力回到中国去推动民主,因此而被判无期徒刑,终身牢狱,比刘晓波被判11年更重得多。刘晓波的 妻子在中国,还可以去探访刘晓波,而王炳章的妻子孩子远在加拿大,连探访都没有可能。所以,我愿意在此呼吁挪威的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如果你们认为中国的 人权事业确实重要,确实关系着全世界的和平,那么就请多给这些真正的中国人权斗士颁发和平奖吧!有人说给刘晓波颁奖是个重磅炸弹,那么多几个重磅炸弹,专制制度就更容易粉碎!

有挪威朋友对我说,我们不了解你说的这些政治犯,这我可以理解。因为上述的这些中国仁人志士,在国际上往往不为人熟知,不那么名声显赫。这些人大都没有资源,也因为他们明确的反共政治立场,因而难以得到西方政府的支持和资助,不能为自己炒作。还有其它原因,例如其中有些人不在我们国际笔会总会狱中 作家委员会的名单上。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主要关注作家,不是作家就不纳入工作范围。当年他们差点不接受还在狱中的魏京生进入他们的名单。因此,这些人 也就得不到国际笔会的关注。即使有的人在国际笔会下属笔会独立中文笔会名单上,比如王炳章、高智晟,也是挂名而已,也得不到多少关注,比如在今年九月刚刚 举行的东京国际笔会代表大会上独立笔会为刘晓波造势,但是他们不会为王炳章、高智晟等人也大声疾呼,也为他们争取和平奖。所以,我现在只好来呼吁大赦国际 的朋友来关注他们,我呼吁你们也去推荐他们争取诺贝尔和平奖。中国人喜欢说,是骡子是马,应该都拉出来遛遛,那样才比较公平。我知道有些大赦国际的分会是 关注他们的,比如加拿大分会就关注王炳章。看来,国际笔会的工作范围是受限制的,我大概应该退出国际笔会,而加入大赦国际了(笑)。

中国的人权状况到底如何,在我介绍上述这些中国良心犯政治犯的案例之后,我想你们一定有了自己的结论。此外,我还有些朋友,他们创办了一个“维权网”,通过遍布中国的通讯员发来的电子邮件,每天都能报告中国各地最新的人权问题信息,我每天都收到他们的简报。我觉得他们的工作非常有意义,他们也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所以,当有国内的人说,你长期没有回国不了解国内情况的时候,我会反唇相讥,说我可能知道的比你们多,因为我每天都收到“维权网”通 报,我也可能比你们更加关注。由于国内的人不能自由获得这些信息,一个省市的人甚至不能了解外省市的情况,他们当然不比我们了解得更多。从“维权网”每天 提供的信息我可以知道,中国各地每天都有侵犯人权的严重事件发生,这些往往还是人的基本生存权利、住房权利、工作权利、旅行权利等等的,这些基本人权都没 有保障,就更不用说言论、出版、结社、宗教信仰方面的更重要的人权。最近在南非举行的宗教大会,中国本来有上百人要参加,结果几乎全被当局阻拦。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对于中共是抱有幻想的,以为中共能像前苏共那样逐渐演变,也出现一个类似戈尔巴乔夫的人物,出现一个类似叶利钦的人物, 带动政治改革。也是出于这种幻想,欧美政府对中国普遍采取绥靖主义的态度,其实是姑息养奸,只顾及眼前的经济利益。表面上他们和中国进行“人权对话”,其 实根本不在乎这种“对话”是否有效,是否产生实质性的变化。他们也不敢明确支持主张推翻中共专制的中国异议人士,例如王炳章博士,而只会支持那些主张温和改良的异议人士,如刘晓波,所以王炳章博士那样的良心犯,就得不到充分关注和支持,没有资源为自己造势,不那么有名,也就一点不奇怪。

然而,事实证明,即使温和派的代表人物,也难逃中共的压制迫害,依然被判以重刑,其实,此刻同时在奥斯陆举行的和平奖颁奖仪式本身,就是中国人权状况好坏的一个证据。获奖者本人依然是个在中国监狱服刑的政治犯,而不能前来领奖,连家属都不允许出席。几乎所有从中国邀请的客人,都被剥夺了来奥斯陆参 加典礼的权力。中国的很多作家、艺术家、学者、律师,最近都被禁止出国。有一个作家朋友告诉我,当局已经告诉他们,在2011年1月31日前,他们都没有出国访问的自由,甚至没有在国内自由旅行和行动的自由。

上述种种一切足可证明,中国人权状况是很让人担忧的。中共当局继续坚持独裁的政策,继续顽固地与世界为敌。今天,在诺贝尔颁奖日,当全世界都在呼吁释放刘晓波和中国的政治犯的时候,中共却一意孤行,不折不扣地成了是世界人民的公敌

我这里要特别提到,据刘晓波的夫人说,她去监狱面告刘晓波他获奖的消息时,刘晓波希望在奥斯陆的颁奖典礼上读他去年的法庭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 ”,作为自己的获奖答谢演说。此刻在奥斯陆的典礼上是否正在朗读这篇演说,我不知道。但是,我要说的是,“我”、“你”或“他”有没有敌人,对人权事业来 说其实根本无关紧要。“我”、“你”或“他”不过是个人而已。我们要问的是,“我们”、“你们”和“他们”有没有敌人?在芬兰争取独立自主的战争中,俄国 就是芬兰人民的敌人。在二次世界中,侵略芬兰的德国法西斯就是芬兰人民的敌人,也是欧洲人民的敌人,世界人民的敌人。二十世纪人类的最大灾难,就是共产党的专制导致了上亿人的死亡,比德国法西斯杀死的人多出几十倍,这是著名的《共产党黑皮书》可以证明的。现在,全世界除了极少数国家还坚持共产主义制度之外,大多数国家和人民都唾弃这种独裁制度,因为这个制度是民主的敌人,自由的敌人。今天的中共张牙舞爪,已经表现它是不折不扣的自由的公敌,争取人权的中国人民的公敌,世界公敌。在面对这样的“敌人”的时候,如果你热爱自由,如果你尊重人权,如果你关注这个民族的苦难,那么,不论是“我”、是“你”,是“ 他”,大概都不会说“我没有敌人”。

当我在这里把中共当作“敌人”抨击的时候,我知道,会有人质问我,难道你没有看到中国的“进步”吗?有个瑞典汉学家,在看到CNN上采访艾未未的节目之后,就曾经给我打电话说,他觉得艾未未这样中国知识份子,如此激烈批评中国,他觉得很不公平公正。他就质问过,“难道中国现在没有进步吗?”我知道,这个“中国进步论”,其实也正是来自中共当局的宣传,用以抵制来自各方面的批评,制造一个逻辑思维上的“陷阱”。好像你只要承认了中国的“进步”,就 等于你的“批评”是错误的,是不公正的。这种“进步论”,也为那些和中共妥协者合作者,包括不少汉学家,提供一种似是而非的依据,一种心理安慰,好像因为 中共“进步”了,“改善”了,过去的历史罪恶就可以忘却不计,就可以“化敌为友”,放弃批评而握手言欢了。

其实,在中国知识份子履行批评权利的时候,来质问他们“难道中国现在没有进步吗?”这是一个十足的伪问题。因为其中本来没有逻辑的关联。一个国家 是否“进步”,和知识份子是否可以提出“批评”本来无关。芬兰很进步,瑞典很进步,但是芬兰和瑞典的知识份子,却从来没有放弃过“批评”政府和社会问题的义务和权利,也不会因为这种“批评”而陷入牢狱之灾。

也就是说,即使中国在某些方面有所谓的“进步”,比如经济方面的发展,国民收入的增加,人民生活水平有所提高了,甚至还有人说,连监狱都“人性化 ”了,一个知识份子也不需要放弃“批评”政府和社会问题的权利,不需要放下批评的武器。事实上,如果没有基本人权的改善,没有了“批评”的权利和言论自由,而只有经济的发展发达,那反而更加危险。看看纳粹德国就是前车之鉴。纳粹德国时期,德国也很“进步”,经济有很大发展,国民产值大大增加,德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有相当的提高,也能举办奥运会,但是德国人的自由和人权却被纳粹独裁者一步步剥夺,言论自由丧失,于是德国人民失去了对独裁的约束力,最后是犹太人遭到种族灭绝的迫害,给整个欧洲和世界带来灾难,也给德国人民自己带来灾难。可见,如果只是类似纳粹德国那样的“进步”,一个独裁政权在这种“进步” 中强大起来,强大到不在乎世界舆论,这反而更令人担忧,更加需要我们坚持“批评”的权利。只有那些考虑个人利益的投机者,还有那些西方商人们,为了经济的 利益,只顾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发财,而罔顾中国人权的实际状况,才会为中共涂脂抹粉,用所谓的“进步”来对抗“批评”。

此外,“进步”也就是数量问题而已。比如说,一个国家处死犯人,从每年处死上千,减少到了一百个甚至更少,处以死刑的罪名也从上百条减少到了几十 条,我们可以说这算是一种“进步”,但是我想大赦国际的朋友,不会因为有这个国家有这种“进步”就不再发出反对死刑的批评声音。早在数年前,我在哥德堡书展中国人权讨论会上就说过,自由和人权对我来说也是一个质的问题,而不是量的问题。一条拴狗的绳子,从一米长改为两米长,三米长,甚至五米长十米长,狗可能觉得自己的活动范围大多了,这算是大有“进步”,大有改善吧。但这只是量变,你其实还是狗,不是人。你要做人,要有人的自由,就要摆脱这根拴狗绳子。你 要自由,就要彻底摆脱枷锁,摆脱镣铐,拆毁监狱的高墙,而不论这个枷锁是否变成了金项链,监狱也变成了花园。因为这是质的问题,这是做人而不做狗的原则。

所以,我在这里再次强调,中国人权的问题,如果需要有质的变化,只有彻底结束中国的一党专制。这也不仅仅是有关释放一个著名人士刘晓波的问题,而是需要释放我上面提及的所有人士,释放所有的政治犯,释放所有因言论和信仰而被囚禁和迫害的人士。否则,就是中国的所谓“进步”天翻地覆,只要还有一个政治犯继续关押在监狱里,我们也不停止我们的批评,不放弃我们的斗争!

谢谢大家!

2010年12月10日


而且陈童鞋还跟轮子功貌似联系,在媒体上公开支持神韵晚会和新唐人电台: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2010/0407/162628.html
瑞典中文笔会理事陈迈平先生认为神韵晚会所代表的精神可以拯救中国。
陈迈平先生:“我觉得现在中国人缺少很多的气质、精神,那我觉得这种演出,很有你们的特点,你们的精神,这是很可贵的精神,你要问我甚么精神,我就说,这是『神韵精神』!中国人多有『神韵精神』啊,中国就有救了!”


http://www.ntdtv.com/xtr/gb/2005/04/06/ ... BB%B6.html
陈迈平先生还把欧卫迫于中共压力拒绝和新唐人续签的事件和二战时欧洲政治家对希特勒采取的绥靖政策加以比较,认为对共产党和对法西斯一样,绝不能让步,越让步他们越猖狂。虽然现在中共在用经济利益来逼迫自由世界屈服,但是有远见的政治家应该看到,为了经济利益屈服与中共最终会造成很大问题,这种情况不能继续下去。


陈迈平还在2008年北京办奥运会的时候,在瑞典报纸上呼吁瑞典国王不要去参加奥运会开幕式来抗议中共。不过在那篇文章中,他同时也在末尾表示自己还是想回中国的:

http://www.aftonbladet.se/nyheter/article11403471.ab

Vill du flytta tillbaka till Kina?
你想搬回中国居住吗?


– Ja, det vill jag. Min familj ägde ett stort hus på 1 000 kvadratmeter. Jag föddes där. Nyligen beslutade folkkongressen att tillåta privat egendom och min mamma har fått ett brev från myndigheterna där det står att vi ska få tillbaka huset. Men samtidigt är jag rädd för miljöproblemen. Jag vill inte att mina barn ska leva i en dålig miljö.
-是的,我想。我家曾经拥有一座很大的房子,有1000平方米。我是在那里出生的。最近人大决定允许拥有个人资产,我母亲也从政府收到一封信,上面说要将那套房子还给我家。但同时我很担心环境问题。我不想我的孩子在不好的环境中长大。


上文貌似的意思是:中国的人权和自由状况对陈童鞋是否愿意回国影响不大,影响比较大的是政府是否归还他们家的财产。

这次为了莫言的诺贝尔奖,陈童鞋还公然跟廖亦武闹翻(就是上次高歌抗议老莫得奖并到处接受瑞典媒体采访的那位 viewtopic.php?f=39&t=5157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2/xupei/1_1.shtml
廖亦武:

我希望你把我的邮件从你的发件名单里去掉。从此不要让我再读你这种文字。我终于到了可以忍受的极限。

作家的最高准则就是将真话,面对真实。作家选择真实,而不是当初你讽刺我说的了“选边站”。“选边站”的,不过是政客,不过是江湖帮派。作家选择真实,就是超越政治。

当初我写信给你,说是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不明白我的意思。现在你该明白了。当初刘晓波当会长能提名你诺贝尔文学奖,英文一窍不通的刘晓波,哪里能写提名信。英文提名信是我写的。从措辞到理由,都是我的“创作”,不过是信发到北京让刘晓波签字发出而已。就是说,我曾经是推动你得奖的。而且为此得罪了笔会里一些老朋友,比如郑义,比你好得多的作家,也曾经是候选人,大江健三郎欣赏的作家。他从此和我都不来往。就是这个原因了。

但是你的言行,让我看出你其实也是一个伪君子,不过演出更高明而已。你拒绝向唐德英妈妈道歉,让我看出你对底层人的所谓同情,其实也是个虚假的。你只会“选边站”。

所谓“最后一个机会”,就是我从推动你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推动者,成为一个坚决的反对者。我虽然没有什么影响力,诺贝尔文学奖不是我能决定的,但是我会向所有的院士揭露你的虚伪。你写再多公开信,但你的虚伪在院士们那里一览无余。

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满纸谎言,对中国监狱的赞美,令人恶心。包括说自己在中国不能出版,演讲,没有有对老百姓说话的机会,而“感谢两次法庭审判给了我和民众说话的机会”(大意,你自己可以查看原文)。这都是大谎言。你曾经是政治犯,你当然知道,中国的政治审判是秘密的,不仅老百姓不知道,外国记者外交官不能进去,哪里还有对民众说话的机会。刘晓波的话是“真话”吗?而刘晓波真正对民众说话的机会是有过一次,那就是89年之后CCTV中央电视台上证明 “天安门广场没死人”。

一篇这样谎话连篇的文字,还挂在诺贝尔基金会官方网站上,那才是对诺贝尔奖的亵渎。你如果是真正敢面对真实的作家,不是“选边站”,那么你首先应该去要求诺贝尔基金把这篇不真实的文字拿下来。

更不用问你本人,你的笔下都是真实的文字吗?你要不要我举些例子,说明你的文字,至少部分文字,也不真实?

我也很希望给刘晓波自由,让他来西方享受他的自由吧。但我知道刘晓波比你聪明多了。他不愿意待在西方,先后两次离开纽约回国,都知道,他要是留下,会和胡平等差不多的现状,不过端碗美国人的饭吃,其实默默无闻。而且他的真实面目就会暴露无遗

欢迎你来瑞典,我可以到你出现的任何地方去和你面对公众谈谈你是否真实!!

此文于2012年12月08日做了修改


貌似陈童鞋还是一个挺复杂滴人。。。

现在回想起来,莫言得诺奖之前还是出现了一些诡异事情的。比如中国大使馆2012年突然25年来给陈迈平首次发放了回国签证。。。在文学院2012年10月11日宣布了莫言获得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之后,Wikipedia突然出现了关于陈迈平的中文介绍(2012年10月14日,以前只有英文,没中文词条),而且中文介绍也只说陈童鞋是翻译家,没提他还是作家,小说家,诗人,也没提自由作家笔会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88% ... 8%E5%B9%B3。。。老迈的微博虽然存在了很久了,但一直是空荡荡的,也在诺奖公布之后突然开始活跃 http://www.weibo.com/u/1603317330 ,而且貌似还最新加了V认证(没写“流亡作家“,写的“长期居住瑞典的中文作家”)。。。话说百度百科实在比较NB,竟然先知先觉,早在2012年8月1日,诺奖公布前2个月就添加了关于陈迈平的词条 :ninja:
旅居瑞典,宅女一名。白天上学,晚上上网。
头像
女海盗
 
帖子: 5761
注册: 2010年 2月 9日 星期二 9:51 pm
所在地: Lund / Sweden
性别: 女性

Advertisement

Re: 莫言诺奖的幕后英雄陈安娜的老公给媒体造成的困惑

楼层#2  帖子cathayan » 2012年 12月 13日 星期四 2:00 am

楼主好牛啊,不当记者可惜了~~~~好多内幕也!
头像
cathayan
 
帖子: 588
注册: 2010年 5月 6日 星期四 9:43 am
所在地: Malmo
性别: 未定

Re: 莫言诺奖的幕后英雄陈安娜的老公给媒体造成的困惑

楼层#3  帖子女海盗 » 2012年 12月 13日 星期四 2:12 am

楼上啥时候要是有了某杂志或报纸的决策权了记得招聘我去当记者哈,嘿嘿
旅居瑞典,宅女一名。白天上学,晚上上网。
头像
女海盗
 
帖子: 5761
注册: 2010年 2月 9日 星期二 9:51 pm
所在地: Lund / Sweden
性别: 女性

Re: 莫言诺奖的幕后英雄陈安娜的老公给媒体造成的困惑

楼层#4  帖子隐刀 » 2012年 12月 13日 星期四 6:37 am

博客?决定上去围观
头像
隐刀
 
帖子: 174
注册: 2011年 12月 10日 星期六 12:07 pm
所在地: 斯德哥尔摩
性别: 未定

Re: 莫言诺奖的幕后英雄陈安娜的老公给媒体造成的困惑

楼层#5  帖子试试 » 2012年 12月 13日 星期四 11:25 am

赞楼主信息收集能力。
头像
试试
 
帖子: 519
注册: 2011年 6月 9日 星期四 1:26 pm
所在地: 斯德哥尔摩
性别: 未定

Re: 莫言诺奖的幕后英雄陈安娜的老公给媒体造成的困惑

楼层#6  帖子wenying » 2012年 12月 13日 星期四 12:41 pm

对楼主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头像
wenying
 
帖子: 48
注册: 2010年 4月 17日 星期六 6:43 pm
所在地: stockholm
性别: 女性

Re: 莫言诺奖的幕后英雄陈安娜的老公给媒体造成的困惑

楼层#7  帖子lingco » 2012年 12月 13日 星期四 12:53 pm

大家觉得这种国家困难的时候跑到国外以说中国坏话为生,中国有钱了说自己20年没见到老妈了的汉奸是可以被原谅的吗
强极则辱,情深不寿。谦谦君子,猥琐如狗。
头像
lingco
 
帖子: 2342
注册: 2010年 4月 8日 星期四 12:01 pm
所在地: 四十二年前
性别: 男性

Re: 莫言诺奖的幕后英雄陈安娜的老公给媒体造成的困惑

楼层#8  帖子无迹 » 2012年 12月 13日 星期四 1:39 pm

他的这篇演讲的水平还是很高的,代表了一部分不愿意做任何妥协的人。
这样的人,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性情中人”,遵从内心的热情和理想,不妥协,不放弃,不达目标誓不罢休,几十年如一如。
其实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人。

但是我更认同刘晓波的理念,温和改良,逐渐进步,成功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如果成功了,社会的震荡也要小得多。
他是终极的理想主义,行动中的现实主义。但对原则问题也绝不妥协。
就像他对他的判决,一定要政府承认这是错误的判决。在此之前,不接受任何保外就医甚至减刑。
这样的人,我佩服之至,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头像
无迹
 
帖子: 126
注册: 2010年 5月 27日 星期四 1:26 pm
所在地: Lund, Sweden
性别: 男性

Re: 莫言诺奖的幕后英雄陈安娜的老公给媒体造成的困惑

楼层#9  帖子lingco » 2012年 12月 13日 星期四 2:16 pm

无迹 写道:他的这篇演讲的水平还是很高的,代表了一部分不愿意做任何妥协的人。
这样的人,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性情中人”,遵从内心的热情和理想,不妥协,不放弃,不达目标誓不罢休,几十年如一如。
其实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人。

但是我更认同刘晓波的理念,温和改良,逐渐进步,成功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如果成功了,社会的震荡也要小得多。
他是终极的理想主义,行动中的现实主义。但对原则问题也绝不妥协。
就像他对他的判决,一定要政府承认这是错误的判决。在此之前,不接受任何保外就医甚至减刑。
这样的人,我佩服之至,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那会中国穷的时候要死要活跑到瑞典要当难民,然后一心扑在反共事业上,现在中国好过了点,就跑去哭说20年没见到他老妈了,要让他回国啊,然后又说自己是迫于无奈加入瑞典国籍的,当时那恶狗一样的吃相就忘光了?中国那么多书不翻译,什么暴风骤雨,山乡巨变,铁水奔流,非得找本莫言的描写计划生育的来翻,当时翻的时候是想着攻击中国人权呢吧,这会又恬不知耻拿出来当成自己功劳了。你要反共你就坚持反共,少给自己找借口,起码是条汉子。这种狗一样有奶便是娘的玩意,算什么东西
强极则辱,情深不寿。谦谦君子,猥琐如狗。
头像
lingco
 
帖子: 2342
注册: 2010年 4月 8日 星期四 12:01 pm
所在地: 四十二年前
性别: 男性


回到 愤青之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