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主吐槽:男版相亲记

岛主吐槽:男版相亲记

楼层#1  帖子admin » 2014年 2月 26日 星期三 8:46 p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c1f667a0101jfzr.html

200多年前,英伦小岛上一个叫简奥斯丁的剩女姐姐在自己书开头的第一句话恨恨得写道:每一位有钱的单身汉,总是想娶位太太的,这几乎是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从此以后这本书算是火了,虽然简姐姐最终孤独一生也没能成功嫁出去,但至少创造出一个温文尔雅含情脉脉风度翩翩的高富帅达西先生,被世间女子所迷恋倾倒,这辈子也算值了。200多年以后,在遥远的东方,一阵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得神州大地一片春暖花开春意盎然春心荡漾,没钱的单身汉们也纷纷开始不甘寂寞蠢蠢欲动,痛心疾首扪心自问,凭什么俺们就不能也娶上个太太?其中一个大龄男屌丝站在这群人的最前面高声呐喊:2014,让我们狠狠逆袭世界!

--题记

正常的男女关系,古往今来无外乎两种:没人介绍的叫勾搭,有人介绍的叫相亲。如果放在几年前,我还会对相亲摆出一脸轻蔑报以嗤之以鼻,好像觉得这是多么泯灭人性亵渎爱情天理难容奇耻大辱的勾当,反而对勾搭这样的认识方式充满无限的期待,最可恨的就是韩剧日剧tvb,为编造男女主角浪漫邂逅和阴差阳错的不期而遇,不顾节操不计代价,让当时不谙世事的小粉丝们信以为真,一个个变成了如今的大龄剩男剩女,还依然做着诺丁山的梦。

一直到了2013年,我开始接受一个事实,相亲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事情嘛。我的外公外婆,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组织介绍认识的,那时候成亲刚成到一半碰上鬼子扫荡,外公把外婆往米缸里一藏,只说了句如果三更天还不回来就自己逃上山,便抄上家伙带弟兄们翻出了院墙。我的爸爸妈妈,是在拨乱反正的年代我二伯婶介绍认识的,那时候每人背着自己的被子往新分的小土屋里一凑,就算是订了终身结了良缘了,从此奋斗路上肩并肩,革命路上手拉手,你种田来我织布,你抱孩子我牵狗,虽然偶尔吵架的时候还会迁怒于当年的介绍人不着调,但是这不都在大风大浪里经受住了考验一起走过了几十年。怎么到了我这一代,就因为感觉不够浪漫就质疑这种最稳妥有效的认识方式了呢。其实说起相亲,除了有时候惊悚,有时候沮丧,有时候伤点小自尊,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轻松加愉快中度过的,认识各种人,知道各种事,抱着买卖不成仁义在的态度,心怀海纳百川善念,广交天下异性朋友,了解人民疾苦,体会人间万象,一边吃一边玩一边侃,多开心,万一还顺便就真碰上了靠谱对眼的另一半,那就算是万事如意皆大欢喜了,有时候真想掐着自己的大腿后悔,这么喜闻乐见意义深远的联谊活动,我怎么就愣是那么多年都没开窍呢。

于是乎,在回国的几个星期春节假期里,我妈的手机联系人里就突然多出好多久未联络的老战友老同学老邻居老同事,各种和我妈年纪相仿的阿姨大妈都特别热衷于牵红线这个光荣而伟大的职业,拿起电话来都和打了鸡血似的精神亢奋,有时候我妈刚说到'我儿子啊他刚回...',国还没说出口,那边就已经按耐不住了说太好了太及时了我现在手里全是姑娘就缺男的,从80前到95后都有现货,明天先见上几个看看,不行后面还有的是。听得人汗毛直竖,不禁有种参加大宗商品交易展销会只能批发不许零售的错觉。

要说我妈平时这些长年不用的沉默人脉还真是给力,让我在短短的假期里,有幸结识了坚守在祖国建设第一线上的公务员,艺术家,医生,护士,会计师,舞蹈演员,行政策划,文秘翻译,从幼儿园到大学的人民教师,解放军女营长,刑警队女特警,公安局女法医,房地产女大款,家族企业二代掌门人,港澳女同胞,海外女侨胞,从世界各地留学归来的说着各国方言土语的女海龟,真可谓是隔行如隔山,行行出状元。

先说说总体的感觉,这年头的姑娘真的都很了不得,有几个没翻过几本书,没看过几部小众电影的,随随便便就会弹几种乐器,动辄去过几大洲漂过几大洋,既有文艺小清新的范儿又有江湖大忽悠的胆,既懂现世安稳,又能心有灵犀,既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又碰巧长得清新可爱人模人样。这样的姑娘们按说真的不愁有人追,可是怎么真的就能扎着堆的嫁不出去呢?每次碰上这种让人困惑的问题,咱们就习惯把原因推给这个狗日的年代,再仔细想想,嫁不出去才对啊,都嫁出去了哪还有机会轮到和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矮穷挫见面啊,于是赶紧给这个狗日的年代道歉。

第一位见面的姑娘就在这种既紧张又期待的氛围下隆重登场了,见面前介绍人大妈专门打电话反复叮嘱,说这是她手里的头牌白富美,外贸公司白领,芳龄28(是二十有八),五官端庄外形时尚身材高挑有明星气质,一般条件的她都不给介绍,觉得我在国外难得回来一次才让我先试试,兴许能聊得来。虽然这话怎么听都象怡红院里老板娘的口气,我还是特别庸俗的回答大妈,长啥样不重要,关键要人好,孝顺,懂事。一边说心里一边幻想,万一还真是位生不逢时的高圆圆呢,不是高圆圆江一燕也行,不是江一燕张静初也行啊,害得一晚上没睡踏实。

见面地点是姑娘选的一高档粤菜餐厅,我满怀期待的提前15分钟就坐在靠窗户视野好的位子上等待,因为是头一次相亲没经验,小心脏扑通扑通了好一阵,生怕见了面说不出话来。半小时之后接到一条短信"堵车,稍候",又半小时之后接到另一条短信"找车位,马上到",在约定时间过去的一个小时之后,我终于有幸目睹到了头牌白富美妹妹的芳容,介绍人大妈一点都没骗人,果然象明星,特眼熟,演过不少电影,跟武林外传里常用排山倒海的那位长得一个样,活脱脱一个郭芙蓉嘛。只不过妹妹打扮的不象侠女更像贵妇,一身棕色翻毛水貂大衣,细脚伶仃紧裹小腿的裤子,右臂挎一只时下中老年妇女上街买菜时最爱的LV提包,左手握一部最新款的驴脸土豪金爱疯5s,十个手指甲反射着10种不同颜色的光,甚是晃眼。我还有点恍惚得问,您就是马--婷--花?花字才说一半姑娘就挥手打断我说,叫我Matilda。

姑娘一落座就大方的问我想吃什么随便点别客气,一副收放自如在自己家请客的样子,把我反衬的特别拘谨,我故作镇定说还是您来点我买单,姑娘驾轻就熟得点了各种招牌菜和推荐菜,最后问我,一人来碗佛跳墙吧,尝尝鲜。和姑娘的交谈是在和谐友好的氛围中开始的,姑娘不愧是在外企成长打拼,英文说的那个溜,开口Hermes闭口Burberry,用Facetime联络客户用Instgram记录生活,看原版唐顿庄园加了中文字幕的都不能接受,姑娘格调不俗,业余时间不是歌友会就是舞台剧,不是民谣专场就是传统戏剧,还不停的抱怨,济南的人文气息太差了,为了看场孟京辉的话剧还要飞去北京,真讨厌。姑娘善良正义,胸怀天下,相着亲还不忘刷着微薄拯救中国,随时传递正能量。姑娘问我,你有Facebook和Twitter吗,我加你,我说国内不是不能用吗,姑娘压低声音故作神秘说,VPN翻墙代理哦亲,别以为只有你们在国外才能闻到自由的味道哦,让我感觉自己这些年一直独占着自由不肯和她分享。姑娘问,听说你们那工资都挺高的,一月好几万呢,是真的吗,我说好几万也不隔花阿,不如国内,虽然工资少,不过经常分个柴米油盐咸带鱼什么的。姑娘又问,听说你们欧洲那每年两次打折,很多一线大牌都是堆在地上卖和不要钱似的,我说我没事不怎么逛街也不懂什么是一线大牌,佐丹奴算吗,姑娘眉头一皱说哎呀你出国是去的国外农村吧,佐丹奴还班尼路呢,我说班尼路是大牌我知道,黄渤做过广告嘛。姑娘接着问,听说你们那边福利特好,不工作政府也发钱养着,生一个孩子政府给好多补贴,我说政府最近也没啥钱了,现在想发家致富还是生孩子,生一个孩子补好几百呢,要是生十个八个就赚大发了。姑娘还不死心继续问,你们在那边是不是天天都咖啡红酒牛排意面阿,我说是啊,要是每天能吃上口馒头咸菜老干妈该多爽啊。姑娘不再发问,埋着头照她的佛跳墙使劲,过了好久也不说话,我问姑娘,再来一碗吧,姑娘说不喝了再来两笼虾饺和叉烧包吧。于是乎第一次相亲就在期待中隆重开始在两人闷头痛吃中草草收场,还好是人家没看上我。过了一会姑娘看了看表,问要不要走,我看着一桌没吃完的好酒好肉,硬着头皮说,不然你先走吧,我再吃会,姑娘恨恨得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我说您有啥心事尽管说,姑娘说有空帮我寄点奶粉回来吧,我说要多少,她说先要二十公斤吧,喝完再要。我说好,您等我信。

在经历了第一次悲催的相亲经历之后,开始对所谓白富美充满畏惧,一有人说起白富美三个字我立马联想到二十公斤奶粉,不知该如何是好,茶饭不思,累觉不爱。人说也许只有时间能抚平一切伤痛,一天一天过去了,第三天,我想开了,共产党员的字典里就没有退缩二字,在哪里跌倒了就在哪爬起来,来日再战。

经过层层筛选,决定见面的第二位是某著名三甲医院院主任介绍的女医生,姑娘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为领导鞍前马下,可谓左膀右臂,因为读书和工作耽误了婚配,从没谈过对象,要不是因为年龄大了马上28了,领导还不忍心放她走。

相约的时间是晚上8点,某咖啡馆,这次我学机灵了不再去那么早傻等了,提前几分钟才晃晃悠悠到地。八点刚过一分钟一位瘦小的身影出现在我坐得桌前。这位姑娘面色凝重,心事重重,厚厚的金丝边眼镜后面是一双异常冷峻的眼神,夏天看着一定特解暑。和姑娘尴尬的互换了姓名,俩人相对而座好几秒没人开口说话,我想我从小就怕看医生的毛病算是找到病根了。等了好一会我才鼓起勇气问了一句,您--来--啦?姑娘还是不苟言笑不置可否,继续用眼神给我降温,估计她看的应该是发热门诊,不用开药,眼到病除。苦于不知该如何打破尴尬无奈之下我又接着来了一句,哦--我--刚--来。姑娘坐下来,望了一眼窗外叹了口气,终于开腔了,说抢救了一下午病号还是没能把他留下,上午就有不祥的预感,越担心的事越会发生。我突然对姑娘有点肃然起敬,心想这年头还难得有这么重情义的医生,我说,干你们这行的,生生死死的事见得多了,早就应该看淡了吧。


姑娘回答,其实不是啦,今天病人家十几口子在手术室门口堵了整整一天,上午我就发愁晚上怎么出来,最后还是从2楼后窗跳出来的。我问这怎么个意思,她摇了摇头说,医患关系紧张,每天上班象打仗似的,现在的病人,治好了全是老天开恩,治不好都怪医生失责,我们动不动就被围攻,说不定哪天就挂了。我说这和我想象中医生这个被人爱戴的职业不大一样啊,没有保安嘛?保安每天被打得头破血流都辞职不干了。没有报警吗?警察说一天打八次110他们实在过不来,就算来了也管不了。真有人忍心对你们白衣天使下狠手啊?姑娘咬着嘴唇,默默的挽起袖子给我看手上一道道的爪痕,这是上周的,这是昨天的。看着姑娘身上血淋淋的证据,相亲现场变得异常沉重,我们追根溯源讨论这种事情发生的根源,从医疗体制到拜金主义,从民生需求到社会风气,最终还是把原因推给了这个beyond的时代。

姑娘算是敞开了心扉话也越来越密,说医生这个职业,其实真挺没劲的,外表光鲜,内心痛苦,看的病越多越觉得这世界上大部分病都是无药可治,就算是小小的感冒,也基本没啥药能根治,最后都是靠人自己的抵抗力撑着,治疗起的作用甚微,有时候今天进来的病号还活蹦乱跳还要请你吃饭,一转眼明天就没了。真搞不懂这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人整天爱来恨去你争我抢的,多去几趟火葬场,你一堆,我一堆,谁也不认识谁,啥想法都没了。姑娘的话把我听的后背发凉,痛恨自己只知道稀里糊涂的浪费生命,都没有正儿八经的享受生活,人生境界顿时又升华了好几层。

聊了一个多小时,姑娘说不好意思得回去了,晚上还要熬夜写论文,我问写论文干嘛用啊,姑娘说发表了论文好评职称啊。评了职称呢?评完了职称好当专家啊,当了专家好当领导,当了领导好使唤人啊,后面这两句是姑娘没说出来的。临走前,姑娘让我用手机给她发张我的照片,回去领导过问起来好交差,我痛快的答应了。目送着姑娘的身影走远,我仿佛看到了20年后的她,依然那么瘦小,依然戴着那幅金丝边眼镜,一丝不苟一本正经一脸威严,坐在主任办公室里,继续被病人家属堵着出不来,祝愿姑娘的办公室后窗宽大而且永远只在一楼。

在两次打击之后,我还是没有气馁,决定化悲愤为饭量,一鼓作气,来日再战,我还就不信了,就算人品再不好,拼几率也该拼出个稍微合意的女士吧,结果事实总是如此残酷,我理解了比尔盖茨常说的那句话,improve your odds does not guarantee your success,开公司是这个道理,相亲也是这个意思。

接下来约见的是一位女律师,mm主攻的是民事经济类纠纷,上午刚刚帮人打赢了一场离婚分财产的官司,明显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姑娘很豪爽,估计没把我当外人,也可能直接把我当内人了,落座刚点好菜,就开始给我分享今天胜利的经验,大谈如何把那个要离婚的男人判到不剩分文净身出门哭着喊着要求撤诉复婚,听得我后背发凉冷汗频频。律师的口才果然凌厉,想插也插不上话,我只能瞪着无知的大眼睛频频点头,再不时配合来几句"哇哦,好厉害""真的吗,是这样"的感叹。律师妹妹好好的high了一阵,还没想起来今天是相亲的主题,继续给我普及法律常识,让我在宝贵的2小时之内充分了解到法律有多少不健全哪里有空子可以钻,还有诸如打官司不如上访,上访不如请道上兄弟摆平,在济南哪里找道上兄弟最可靠性价比最高之类花钱都打听不到的内部消息,大开眼界大饱耳福,临走的时候妹妹才若有所思的问我,对她感觉如何,我伸着大拇指说,啥也甭说了,以后离婚打官司一定找你!

前几次相亲的经验告诉我,经过多年工作历练的女孩,都深深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人生观价值观已经先入为主,可能我还是更适合个性开朗内心单纯期待不高没心没肺的女孩,于是在某红娘的大力推荐下,一位90后的姑娘浮出水面,说是性格温和,心地善良,富养长大,从没谈过男朋友,特单纯,家里开着家族企业,只待一位有志青年入主或者入赘。

和姑娘见面是约在泉广下面的85度C,我到了之后正对着刚出炉的凯撒大帝和大阪烧垂筵欲滴,电话打过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对我说,哥哥,我看到你了哦。坐在窗边的这个打扮成森女系的小姑娘,正用脉脉含情的眼睛,等待着我的到来。姑娘端庄典雅,落落大方,开口闭口把哥哥挂在嘴上,举手投足都是温良恭俭让的气质。我问姑娘,你怎么知道是我啊,姑娘莞尔道,这年头大家都会用baidu啊,你的照片我早就记在心里了,人家还看了你的简历,微薄,人人,日志,你都不用怎么介绍自己了。我心想这小姑娘心还真细,不干私人侦探有点可惜。

姑娘突然问我,哥哥你有几段啊?我说什么几段,围棋还是空手道啊。姑娘说当然是恋爱啊,别告我你一把年纪了就谈过两段,我才不信哦。我说这和年纪没啥关系吧,我倒是挺希望人人都能从一而终长相厮守,谈多了小心脏可受不了。姑娘摇摇头说,你这是老年人心态嘛,人还不是都得趁着年轻多折腾一下,结婚前不谈够十段恋爱人生多不完整。我心里一惊心想妹妹你是老江湖啊不是说从来没谈过恋爱吗。姑娘接着说,哥,我看你是好人,我也不用在这兜着了,挺累的,是我爸妈逼我来相亲,不来不给零花钱。我问她,那你是不打算找男朋友吗,姑娘回答,这年头,哪还有能信得过的人啊,拿着机关枪在大街上扫射半小时,也基本不会错杀一个好男人,我也没觉得自己能有幸被上天眷顾碰上一位,之前我还以为有的男人能靠得住,现在完全死心了,你别介意啊,不是针对你,我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哈。我说您放心大胆的说,我这人就擅长倾听,今就当哥陪你唠嗑了。姑娘说那行,反正我下午也没事,到晚上才相下一个,再唠十块钱的呗。姑娘说到自己初恋的男盆友,一位篮球场上的高大强,校园里的真学霸,出了校门的高富帅,更不得了的是他还有那种青山遮不住的牛逼才华,能写出一手郭敬明当年都写不出来的那种文章,让全班女同学传着看,一边看一边哭,老牛叉了。后来呢?我问。后来,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呗,那个甜言蜜语那个风花雪月那个海誓山盟,姑娘一边说,一边把脸向上仰成四十五度,尽量不让眼泪掉下来。再后来呢?我更好奇了。再后来,我就发现我闺蜜和他偷偷摸摸好上了。我说这故事我听过,腹黑萝莉强取豪夺闺密挚爱上位。姑娘说,啥箩莉,89年的老女人,她们也没啥好果子吃,还不是又被第三者插足,我说这不是第三者已经第四者了。姑娘说的故事挺长,主角远不止四个,后来又先后出来了男的ABC,女的123,各种排列组合俨然一部乡村版gossip girl。我说真曲折,最后的结局是啥样啊?姑娘说,结局啊,还不是我在这相亲,其他人也在那相亲,一个个急赤白脸死契白咧,你们不是厉害吗,不是没你们摆不平的事吗,你们这么有本事结个婚给我看看啊,都怂了吧。我觉得姑娘真可谓是表面涉世未深,内心沧海桑田,不愧是条汉子,兴许以后可以结为兄弟。

从大年二十六到正月初十,相亲的短暂生涯算是基本落幕,我一人在这个城市里上窜下跳东奔西跑的相亲日子算是结束了,中间经历的各种欢乐各种惊恐各种不靠谱的心路历程,依然心有余悸历历在目,我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人们,千奇百怪的证明了人类社会的复杂多变,心存敬畏。开始还不停提醒自己,以后的老婆需要外表时尚,内心保守,心理健康,历史清白,后来渐渐发现,感情这个东西,不能用标准来衡量,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我本来也不是啥濮玉,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其实缘份到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是原则。情人节那天的晚上,当微信朋友圈里充满了各种秀幸福秀恩爱秀玫瑰秀汤圆的画面时,我一个人坐在瑞典一个荒岛上的家里发愁,对着面前的红烧排骨,葱爆牛肉,香菇炖鸡,实在不知道该泡哪一包好。在选面正选到关键的时刻,微信蹦出来一条她的消息:终于降落了,一会给你电话!
北欧华人天空论坛
Email: chinaskybbs@gmail.com
头像
admin
 
帖子: 263
注册: 2010年 2月 9日 星期二 7:09 pm
所在地: Sweden
性别: 女性

Advertisement

回到 哥特兰岛主作品 - 那年夏天没有风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 Advertisement
cron